上次读到:《鬼话闲聊》 快刀斩乱麻 接着读>>

快刀斩乱麻

作者:于珏 发布时间:2019-10-09 15:58:37 字数:2015
  岳如霜回到王府时,凤玄霁早回府。

  凤玄霁见她一脸疲惫,知她在为筹集物资奔忙,开口道:“治水方案本王已按王妃的意思呈给父皇,想来一时半会也不会走,王妃也不用这般着急,反倒将自己累着划不来!”

  “难得王爷想到妾身!物资的事尚顺利,王爷只需静候消息就是!”

  凤玄霁含笑点头,见她急着要往里屋去,一副要避开自己的,心隐约觉得不爽,唤住她道:“本王这一走,王妃可是要好生照顾自己!”

  岳如霜闻声回首,望向他道:“王爷好似管得多了!王爷放心,妾身无论何时都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王爷,此去南方,不比在京都,还需自己保重身体!”

  凤玄霁淡笑,闷声步了出去。

  第二日,岳如霜听闻,凤玄霁的治水方案已通过,不日就要前往南方,这一去至少要一二个月。

  凤玄霁这一走,与岳如霜倒是有利。

  至少她可以放心大胆的处理商行的事。不过,她也清楚凤玄霁对她怪怪的,说不准是什么样的感觉。此番他这一走,难免会安插眼线在她身边。

  “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本王说得!”凤玄霁耐着性子问岳如霜。

  岳如霜嫣然淡笑:“妾身望王爷此去一路顺风,诸事顺心,早去早归!”

  见她笑的客套,凤玄霁心沉到了谷底:“你明知本王不想听这些客套话的!”

  “王爷想听的,妾身说了不合适!”岳如霜不留半丝情面直接回他。

  翌日一早,凤玄霁动身前往南方治水,临行前,他来到岳如霜的寝室前,望着那扇紧闭的门,举步不定。

  手搁在门案上,终是没有敲响,只是吩咐身边的侍卫道:“你且留在府里保护王妃,若遇了急事,可拿着本王的令牌进宫见贵妃!”

  “属下明白!”那侍卫接过他的令牌恭敬回道。

  岳如霜此时就站在门内,将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心里百味陈杂。

  她原本是打算出来替凤玄霁送行的,如今听他这番一说,立马改变了主意。

  让人死心,比让人动心来的容易!

  她不想凤玄霁再误会下去,必须快刀斩乱麻。

  凤玄霁站在南去的船只上,望着渐行渐远杳无一人的码头,眉头蹙得紧紧,若非属下提醒他船头风大,他都不知自己还要站多长。

  好无情的女人!

  凤玄霁等得心凉,不时轻叹起。

  随后转身步入船舱。就在他转入船舱不多一会,岳如霜从码头一旁走了出来。

  “小姐明明是来送王爷,为何不现身与王爷说上几句!”秋叶冲她道。

  岳如霜抿抿唇皮,幽幽启口道:“不见自然有不见的理由!”

  秋叶见她近几日面容憔悴的厉害,身形也羸弱许多,担心一阵风来将她刮走,忙扶住她道:“我们回府吧!”

  岳如霜却推说自己想再呆会,让秋叶先回了马车。

  趁着这档子,岳如霜找了码头的管事,将救灾物资的运输事宜一一交待给码头管事。

  待一切安排妥当,已近午时,适才觉得肚子饿得紧,刚一站起,两眼发黑,天旋地转,若非身旁的下人扶住,她已摔倒在地。

  “当家的,可是有哪里不舒服?”码头管事见她面色无华,担心地道。

  岳如霜摆手,“无妨,约是饿了!”

  从码头回来,她与秋叶去了茶坊。点了壶她爱喝的君山银叶,再要了两碟上口的点心。

  岳如霜望着那细巧精致的点心,只觉反胃的紧,为压住不适,忙拾起茶杯喝了两口茶水,随后起身步了出去。

  她没让秋叶跟来,而是从茶坊转向布店……一边查了数家铺子的进出账。

  一日下来,头晕沉的紧,回到王府靠着榻就睡着。

  唐叔办事很利索,凤玄霁前脚刚走,他后脚已安排了人入了霁王府。

  “当家的真要去见鄞王?”唐叔不放心地道。

  岳如霜颔首,“他此回是在逼着我显身,若是我不去会会,往后会被他使绊,找麻烦,往后我们就不用再混了!”

  唐叔听闻赞同地点头。

  只听岳如霜又道:“此回,你也不用跟着!”

  唐叔虽有不放心,但听岳如霜这么说了,只好领命。

  凤炜鄞带着侍卫按时来赴约,地点选在另一处酒楼,这也是岳如霜的产业,虽然规模不及醉仙楼,但独具特色,这酒楼以南北菜系为主,在京都极负盛名。

  凤炜鄞到时,岳如霜的保膘已站在酒楼门前,见他带着侍卫,保膘伸手将那侍卫挡住。

  那侍卫见机,怒斥起:“放肆!王爷面前岂容你们胡来!”

  其中一个保膘一早受了岳如霜的指示,冲凤炜鄞拱手道:“对不起王爷,这是我们这的规矩!”

  凤炜鄞明知,他们是受人指使,有意为难自己的,却仍忍了住,冲侍卫道:“既是人家的规矩,你就在此候着吧!”

  那侍卫跟随凤炜鄞出生入死了多回,还从来没这样被人离间与凤炜鄞分开过,不免冷眼瞪着那几个保膘。

  凤炜鄞嘴角含着抹淡笑,跟随酒楼小二一路进了三楼的雅间。

  雅间里点着尊琉璃瑞兽香炉,香炉里安放着瑞脑香,丝丝缕缕的幽香,从炉里飘出,不多时已逸满一室。

  一席水晶帘子,隔在门道前,入门时,透过水晶帘,隐约瞧见那不时出现的大圆桌。

  圆桌上已摆上茶壶、茶杯,还有几碟特色冷菜。

  用的茶杯、杯盏、碗、盆……却都是价值不菲的金盘玉碗玉盏。屋内铺设精美,豪华的可比皇宫内院。

  凤炜鄞一早听闻了,金莫瑶这位商业女君如何的富可敌国。她垄断并撑控着本国多项主要的经济命脉,却从不屈从于朝廷管治,早让他父皇头疼不已。

  他一早就想来会会这个女人,瞧瞧,她倒底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随着一阵蹒跚的脚步声,一个中年妇人领着两个年轻丫鬟而来。

  那中年妇人,穿一身深紫丝褶缎裙,额间贴着花钿,年纪四十上下,仪态极雍容华贵。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