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九转金身》 第八百九十八章 冯大宪(下) 接着读>>

第八百九十八章 冯大宪(下)

作者:长天一剑 发布时间:2017-05-26 11:08:17 字数:8048
  “什么?仙子你是何意?”冯大宪沉着脸道。

  “没有何意,只不过是看不惯你以大欺小罢了。”慕容清雪平静道。

  “以大欺小?仙子你这话就不对了,贵师弟无故偷听我们的谈话,如此可算是礼貌?”冯大宪道。

  “偷听你们说话的确是我师弟不对,不过他也动手教训过了,如此便算扯平。”慕容清雪看着紫轩阁的那名中年男子道。

  “扯平?仙子莫不是在说笑话?”冯大宪朗声道:“刚刚众目睽睽,乃是你师弟击败了我师弟,若不是我当即出手,我师弟恐怕要伤在你师弟的手中,这样怎有扯平一说?”

  “我问你。”慕容清雪听之面色平静,毫无波澜,道:“刚才是谁先动的手?”

  “是我师弟,但是……”

  “好,你承认就好。”慕容清雪声音温淡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纠缠不休?”

  “纠缠不休?冯某不明白,还请仙子直说。”

  “我师弟之错在于偷听,你师弟为此事也已经出过手,一因一果,实已了结,为何尔等还要继续相迫?冯兄说呢?”慕容清雪轻轻地说道。

  “仙子此言差矣,我师弟是先动了手,可那是因为你们有错在先,如此,岂有扯平的道理?何况仙子你也看见了,刚刚乃是我师弟吃了亏,可不是贵师弟!”冯大宪也不是修仙菜鸟了,不会这么容易就被糊弄。

  “那是因为你师弟学艺不精,技不如人。”慕容清雪淡声答道:“欲打人者反被打,欲杀人者反被杀,能怨何人?”

  “唯怨自己。”

  “仙子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冯大宪被慕容清雪的话惹火了,大声反驳道。

  “什么强词夺理?这里是灵界,你同我论理,不觉得可笑么?”慕容清雪丝毫不为所动道。

  “再者。”

  “你要论理,我就同你论论。”

  慕容清雪慢慢眨了眨眼皮,缓缓道:“我不管经过是如何,总之是我师弟吃了亏,我身为师姐,又怎能坐视?这位师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听到慕容清雪将自己刚才的话原样返还,冯大宪脸上一青一白,顿了半晌,方才吐道:“仙子伶牙俐齿,冯某人佩服,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吧。”

  “我们走。”落了下风的冯大宪没有脸再继续待下去,招呼了身后的诸人一声,就匆匆离开了酒楼。

  而伏君眼看对方要走,正想拦住,却被慕容清雪抢先一步制止道:“师弟,你还想做什么?”闻其声音,已经是隐隐带着些许怒气了。

  “可是清雪师姐,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呢?”伏君焦急地说道。

  “问?你怎么问?不说你贸贸然跑过去了,就算是规规矩矩的询问,你觉得他会告诉你?告诉你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慕容清雪声音薄怒,言语骤冷道。

  “可是……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一个紫轩阁的门人,如何能压抑得住啊!”

  “压抑不住也得压住,小不忍则乱大谋,试问现在的你就算得知了至亲的消息又能如何?有那份能力去搭救吗?”

  “我……”

  “既然没有那份能力,想之何用,只是徒增压力,徒增烦恼罢了。”

  看见伏君还不愿意放弃,慕容清雪有些不耐地冷声道:“连个紫轩阁的二代弟子都打不过,你有什么资格去救人?”

  慕容清雪这句话,宛如天雷灌顶,伏君听后身子整个一颤,用力咬了咬嘴唇,大约四五分钟没有吱声。片刻之后,他才抬起头,艰难地开口道:“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有夙愿是好事,但是万万不可头脑发热,感情用事。”慕容清雪说完结了结账,然后带着伏君离开了酒楼。

  话分两头,冯大宪一行人刚刚离开酒楼后不久,那名女性修仙者便忍不住嘀咕道:“冯师兄,咱们为什么要先走啊,这样不战而走,岂不是堕了咱们紫轩阁的威风?”

  “是啊,冯师兄,凭你的实力难道还怕他们不成?”其他人见势,也不解地问道。

  “唉,师弟师妹们,你们不懂,若是我刚刚执意要留着,那才会堕了咱们紫轩阁的威风啊。”冯大宪叹了口气道。

  “啊?这是为什么?师兄你身为实丹中期,手上又有下品法宝,为何不敢留下?”

  “那两个人,不是普通人物啊。”冯大宪道。

  “不是普通人物?”紫轩阁众人道。

  “对。”冯大宪说道:“那个结丹小子也就罢了,恐怖的是他的白衣师姐。”

  “知道我为什么要走吗?”

  紫轩阁诸人摇摇头。

  “不仅仅是她的境界与我相当,最主要的是在她的手中……拥有一件无上利器。”

  “无上利器?冯师兄你的意思是?”

  一名头脑活泛的紫轩阁弟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道:“那个女子的手里有着一件超过蓝邕剑的法宝?”

  “嗯。”冯大宪点了点头,道:“远超。”

  女性修士讶然道:“冯师兄的蓝邕剑是下品法宝,难道她的手中有中品法宝?”

  “嗯,可能还要犹有胜之。”冯大宪沉声说道。

  女性修士捂了捂嘴,好一会才讪讪道:“可是她明明也只是一个实丹境界而已,怎么可能持掌这等宝贝?纵使是咱们紫轩阁,二代弟子当中也绝无仅有吧?”

  “二代弟子?”冯大宪笑了笑,晃头道:“别说什么二代弟子了,就算是一代弟子,拥有中品法宝的人,也是极少的。至于上品法宝……那怕是只有入室弟子和长老一级的人才配拥有的吧。”

  “此女年纪轻轻,就持着这样一方宝物,定然是非富即贵之辈了,背后来头,绝不会小。”冯大宪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我刚刚与之交手,虽只有一招,却也发现此女的灵力深不可测,极强极纯。坦白说,各位师弟师妹,就算是对方不用法宝,愚兄我也几无胜算,所以刚才才会认输服软,免得继续丢人现眼。”

  “原来是这样,冯师兄的苦心,师妹误解了,实在惭愧。”

  “无事,为兄带你们出来,本就是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今日一事,便算个深刻的教训吧,你们往后可以从中借鉴,免得重蹈覆辙,栽大跟头。”冯大宪说完,又回头看了看,随后用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的声音道:“不过这番遭遇,回去后还是要禀报师门,免得一不小心结下了大仇,自己还恍若未知。”

  稍晚之时,曲柳城罗府,正门处。

  “哎呀,两位前辈,我可把你们给盼回来了。今日听说你们在酒楼与人冲突,鄙人实在是心中着急,担虑万分啊。”站在门前等候的,居然是罗家二少爷罗晔。说着他面容一转,笑道:“不过看来是罗某人瞎操心了,凭两位前辈之力,又岂会轻易吃亏?来来来,想必大战一场,两位也已经饿了,鄙人准备了上好佳肴,只等两位前辈入席。”

  “罗少爷真是手眼通天啊。”慕容清雪不咸不淡地答了一句,便抬脚走进了罗府大门。

  饭桌之上,一如昨日,仍是伏君和罗晔对谈,慕容清雪哑然不语,不过有了昨天的经验,对于后者的冷淡态度,罗晔也没说什么。

  伏君一边搭茬一边向慕容清雪传音道:“清雪师姐,你不觉得今天他格外热情吗?”

  “不过是对于实力的敬畏罢了,虚与委蛇,不足为奇。”慕容清雪很快传音回道。

  “嗯,师姐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伏君答道。

  对于伏君和慕容清雪的聊天,罗晔自然是听不到的,不过此时此刻,他在心中也有着自己的算盘。其实不光是今天伏君二人在酒楼的冲突,包括伏君和慕容清雪的背景,他也顺便摸清了三四分。御灵宗,时至此刻,恐怕已经飞灰烟灭,人迹不存了,所以眼前这两人的说辞也不可相信。什么游历,什么宗门要务,全都是遮掩屁话,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罗晔甚至可以断定,这两人十有八九是逃难者是幸存者,所以一路之上才会这般戒备,这般小心谨慎。

  但是可惜,你们两人的尘世经验太少,所以不管怎么留心,不管怎么注意,仍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罗晔的眼中有些热切了,因为越是这种失去了根基,越是这种无依无靠的修仙者,他就越喜欢。再加上今天两人在酒楼中展现出来的力量,更是让罗晔垂涎三尺,恨不得立刻收入麾下,为他所用。不过他不是蠢人,稍稍冷静了一番后,便立刻定出了新计划。

  不招揽,只结交。

  虽然伏君和慕容清雪的实力他还没有完全摸清楚,但仅现在的资料来看,那都不是区区自己可以招揽得住的。特别是慕容清雪,罗晔甚至都怀疑她有击败家主的实力。因此他很快就摆正了心态,改笼络为结交,实在不行相互留个交情那也是好的。

  毕竟罗家家主之争,拼的可不光是个人实力,强援多少,朋友高低,这都是历代家主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终归罗家只是个小家族,底蕴不够,所以很多时候,都需要外力来插手,这也是灵界诸多小家族的无奈。

  趁着父亲和罗冉有事耽搁,还未归家,我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先下手为强!

  正在宾主言谈“甚欢”之际,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闯入,道:“罗晔何在???”

  罗晔闻言脸色一个变幻,当即起身道:“原来是大哥回来了,小弟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话语之间虽然客气,但是伏君能够分辨得出,字句里的恭敬,那是半点也无。

  “听说你新招揽了两个修士,是也不是?”

  “回大哥的话,小弟才疏德浅,岂能招揽得了高人异士?不过请回府小酌几杯,聊表钦慕之情。”罗晔规规矩矩地回答道,形体姿势,毫无出格之举。

  “蠢材!我罗家必备你所累!”

  伏君扫眼一看,大门正厅,有位精壮男子正在大步走来。

  “大哥这话何意?”罗晔听了脸色就不悦了,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说是“蠢材”,谁人不恼,谁人不怒?何况现在是结交座下那两人的大好时机,遭到罗冉这么一骂,自己岂不是颜面扫地?

  当真可恨!

  罗晔在心中大骂罗冉道。

  “何意?你这蠢材,给我们罗家惹下大祸了!”精壮男子龙行虎步地走进来,劈头盖脸就道:“马上跟我走,去陈家负荆请罪!”

  “负荆请罪?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面对咄咄逼人的罗冉,罗晔也有些恼了,抬头质问道。

  “还敢顶嘴?你知道你手下的人都犯了什么事吗?带上罗峰七人和这两个,马上跟我去陈家磕头请罪!”罗冉大声叱喝道,一点没有顾及兄弟之情的意思。

  反正对于罗晔,他是开心落井下石的,谁让这蠢材和自己明争暗斗,意欲窃取家主大位,今日之事,正好将他踩死,让其再也无法翻身和自己作对。

  灵界家族,表面上一团和气,实际上却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得厉害。

  特别像罗晔和罗冉这种预备争取家主之位的,就更是斗得频繁,有时候恨不得万箭齐发,将对方给活活射死才好。而且在罗家,由于嫡长子死得早,所以各房各支之间,撕扯得尤为凶狠。因为谁都知道,一旦对手登位,自己这方肯定会遭到报复般的打击,因此无论是为了权势还是为了自保,都必须不计一切代价,登位成功。

  而眼下,在这罗府当中,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家主的,除了罗冉,就是罗晔。

  他们两人就像个漩涡,只要是罗府之人,无人可以超脱其外,袖手旁观。

  很显然,罗峰七人是罗晔一系,逮着机会,罗冉怎会心慈手软?

  “大哥是否过于霸道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抓人顶罪?”罗晔大声说道。

  “霸道?哈哈!我今日霸道了又如何?我不妨告诉你,下达命令的是家主,而不是我。”

  罗冉嚣张地大笑道。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