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九转金身》 第九百章 去向(中) 接着读>>

第九百章 去向(中)

作者:长天一剑 发布时间:2017-05-26 11:08:18 字数:10854
  曲柳城,一处隐蔽破陋的小院子。

  此时此刻,伏君和罗峰一行人都站在这个小院子当中,声音传出,是伏君先道:“此地颇为幽静,罗兄费心了。”

  “前辈这是哪里话。”罗峰苦笑了一声,道:“今日若不是你们,我兄弟七人恐难逃重手,轻则断手废脚,重则性命难留,说起来反倒是我们应该道谢才对。”

  “二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院子的,为什么平日里都没听你提起过?”罗朗一边打量四周一边说道。

  “四弟,你嘴巴这么松,我又岂敢告诉你?”罗峰答道。

  “二哥,我,我哪有啊!”罗朗一听就闹红了脸,连忙否认道。

  罗峰也不管罗朗的反对声,转头向着伏君道:“此处地方两位前辈可以放心居住,乃是十余年前我托人偷偷买下来的,罗家绝对查不到这里。”

  “也是,得罪了罗家,曲柳城的客栈是没办法去住了,否则我们虽也不怕,但是冲突起来倒也麻烦。”伏君点点头,然后道:“房间怎么分配?你们是住东边还是西边?”

  “不敢打扰前辈休息,我等待会再去另寻住处。”罗峰拱手答道。

  “另寻?”伏君皱了皱眉,道:“不是说六星门公开招徒在即,几乎订不到空闲房位吗?还是说罗兄在它处仍有住所?”

  “没有了。”罗峰苦笑着说道:“毕竟像这种不见光的院子,我也不方便多购,否则一旦罗家查出,就失去了购买的意义了。”

  “那你们准备去哪儿住?今天开罪了罗家,客栈酒楼那是万万去不得的。”伏君道。

  “前辈无须担心,我兄弟七人皆是不拘小节之人,所以就算没有地方入宿,随便找个角落歇脚那也是没有问题的。”罗峰道。

  “这怎么行?”伏君皱着眉头道:“今天的风头太大,实在是不合适披天露宿。”

  “再者说,此地房间不少,足够我等尽数安顿了,何须再去费力寻觅?”

  “可是……”罗峰扫了扫慕容清雪,言而又止道。

  关于伏君的提议,他最初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看那白衣身影,仅仅一眼就明白对方是个清净性子,万一不小心冲撞了,今天的罗冉,他不是没有看见的。

  所以纵使有些危险,他也只能另觅它处,免得给自己一行人惹来无妄之灾。

  伏君愣了愣,瞬间明白了,他当即微微一笑,道:“罗兄,你多虑了,清雪师姐只是看上去有些冷漠,实际上古道热肠,并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

  是,是吗?

  听了伏君的话,罗峰心中腹议不菲,因为他所看到的慕容清雪,可和伏君的描述正好相反,那何止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啊,简直是一尊冰女,从头到脚,无一不是飞雪累叠而成。再加上她今日一剑毙掉了罗冉,两两相加,这等威势,着实是冻彻心脾,让罗峰等人不得不多加考虑。

  看见罗峰等人仍然沉默,伏君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向慕容清雪道:“清雪师姐,你的意思呢?”

  “都留下吧。”

  慕容清雪惜字如金道。

  “看,我说过了吧,清雪师姐只是外表看起来有点冷漠罢了,实际上很是好心的。”伏君笑了笑,道。

  “谢谢仙子垂怜。”

  伏君可以笑哈哈的说话,罗峰等人可不敢,慕容清雪那种天性的清冷,一般人根本抵御不住。同时,有那么一个瞬间,罗峰心里也极为疑惑,为什么眼前这个黑发少年人可以做到轻松自在,无拘无束呢?难道他们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

  也无怪乎罗峰会这么想,伏君和慕容清雪说话的表情神态,仿佛就像是挚友亲人一样,根本没有一点的拘谨和不自然。

  对于这一点,伏君也不是没有察觉,但他仅仅是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和慕容清雪接触的时间长了,所以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习惯了而已。

  可,更深层的原因,他却没有细想道。

  不过这是后话,暂且表过不提。

  夜晚,一行人简单用过饭之后,伏君端坐在床,向墙壁另一头的慕容清雪传音道:“清雪师姐,你休息了么?”

  “没有,师弟何事?”很快墙壁那头就回话了。

  伏君挠了挠头,传音道:“今日出罗家府门之时,有个费难事,还请师姐解惑。”

  “说吧。”慕容清雪淡淡道。

  “事情是这样的。”伏君整了整思绪,将临走之时的那一幕告知了慕容清雪。

  “清雪师姐,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只是师弟我多虑了?”伏君问道。

  “笑容?师弟你看清楚了?”几秒种后,慕容清雪反问道。

  “嗯,应当是没有看岔的。”伏君答道。

  这回大约过了片刻钟,慕容清雪的声音才悠悠传来道:“如果师弟你没有看错,那这个罗晔还真有几分心机。”

  “什么意思?还请师姐明示?”伏君惑道。

  “等明天你就知道了。”慕容清雪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慕容清雪就站在了院子中央,仿佛闭目养神,又仿佛垂拱以待。

  “清雪师姐,早啊。”伏君出门向慕容清雪问安道。

  “嗯。”慕容清雪淡淡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多答。

  “两位前辈起得可真早啊。”罗峰本以为自己已经起床甚早,怎料一开门,就看见了伏君和慕容清雪。

  “没有,罗兄,我也是刚起不久,倒是清雪师姐早早就立于此处了。”伏君谦虚地回答道。

  “古人云,闻鸡起舞,两位前辈修为高深,远胜我辈,不是没有道理的。”罗峰半叹半赞道。

  “罗兄谬赞了。”伏君微微拱手道。

  “时间差不多了,叫他们都起床吧。”慕容清雪突然开口道。

  “嗯?都起床?”罗峰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面前这位白衣女子实在是没有和他说过几句话,这忽然来一句,整得他有些发懵。

  慕容清雪没有再开口,但是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罗峰一个激灵,立刻招呼房间内的其余人起床,而且言辞严厉,容不得他们半点推辞。

  约莫三四分钟后,所有人都穿戴整齐,齐刷刷地站在了这片不大的小院中。

  “前辈,不知道你有何训示?”看见所有人都站好,罗峰恭敬地向慕容清雪问道。

  “来了。”

  慕容清雪眼皮微微一挑,道。

  “来了?什么来了?”

  众人正疑惑间,小院大门便被一脚踢开,与此同时,一道中年男声响起道:“逆贼罗峰,你可在此???”

  “这声音……是……”

  罗峰记忆一动,瞬间白了脸,嘴里不住喃喃道:“是家主……是家主……是家主来了……”

  “怎么回事?”伏君一扫众人,发现人人的脸色都变得虚白,他眉节一蹙,皮骨筋肉,暗暗绷起。

  塔塔塔塔塔~~~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瞬间充满了整个小院子,不过十来秒,院门正口,就涌进了上十人来。看这些人都是一副并非面善的容孔,伏君心中霍然明朗了三分。

  “拜,拜见家主。”罗峰朝着对面的一个中年人弯腰叩拜道。

  “你还知道我是家主?”对面的中年人语气颇冷道。

  “罗峰,我问你,身为罗家子弟,以下犯上该怎么办?”中年人低头看着罗峰道。

  “这……回家主的话,视情节的轻重,轻则面壁,重则剜嘴。”罗峰不敢抬头,压着脑袋道。

  “那好,我再问你,身为罗家子弟,谋害宗家贵子,又该怎么办?”

  “这……”

  看见罗峰犹豫,中年人立刻提高了声音道:“说。”

  “是,是。”罗峰迫于对方的积威,只能艰难地答道:“回,回禀家主……曲柳罗家,谋害同族,罪不可赦,当判……当判……”

  “当判什么?”中年人干巴巴地道。

  “当判磔刑。”罗峰满头大汗地说道。

  “不错嘛,看来你罗峰记忆力很正常嘛,既然如此……”中年人话调骤提,道:“你为何明知故犯!!!”

  “我……”

  中年人根本不听罗峰的辩解,直接就做决断道:“逆贼罗峰,勾结外敌,谋害宗子,其罪之大,实难纵容,我以罗家家主之命判之:逆贼罗峰,及其同党,皆不可饶,通通处以磔刑,以儆效尤!”

  说完,中年人转身,向着身后一人道:“如此裁决,陈长老可还满意?”

  “罗家主深明大义,铁面无情,本长老也没有可说的了。”一个比罗家家主年纪稍大些的人不咸不淡道。

  “谢谢陈长老体谅。”中年人朝陈长老抱了抱拳,随后转身道:“将里面所有人拿下,带回罗家,即刻行刑。”

  “是,遵家主命。”

  中年人身后跑出四五个护卫道。

  “慢着。”

  伏君盯着中年人,朗声道:“罗家家主,将里面所有人拿下是什么意思?我和我师姐可不是你们曲柳罗家的人。”

  “杀我冉儿,还想要置身事外?”中年人声音冷厉道。

  伏君看了看四周,开口道:“所以,你是准备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们一网打尽咯?”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还要分什么青红皂白?”

  “家主此言差矣。”伏君顿了顿,道:“事情原委始末,另有情由,乃是你儿子先出言不逊,侮辱我等,否则又岂会如此?”

  中年人闻言脸色一厉,低喝道:“那依你的意思,我的冉儿就是活该,就是白死了,对吗?”

  “对。”

  说这句话的不是伏君,而是之前一直没有言语的慕容清雪。

  虽然她只吐了一个字,但这一个字里的凉意,人人都能感受得到。

  “对?”中年人的面孔微楞了一下,顿即反声道:“你再说一遍。”

  慕容清雪目光淡然,毫无畏惧地开口道:

  “对。”

  “你找死!”

  在慕容清雪的话音刚尽后,罗家家主赫然大怒道:“就因为你这句话,本家主今日定要让你给我儿陪葬!”

  “你办得到吗?”慕容清雪依旧声音平缓,无波无澜。

  “哼,我知道你是实丹中期,修为不错,可是你以为本家主就会怕了你?”罗家家主身躯一震,一股强大的威压霍然而出,直铺整个小院。

  “罗家主实力似乎又有精进,真是可喜可贺啊。”站在他身后的陈姓长老道。

  “陈长老谬赞了,鄙人这点力量岂敢在您面前卖弄。”罗家家主对于这位陈长老似乎极为恭敬,言辞语令,皆是十分的得体,甚至都有些讨好奉承的意思在里面了。

  其中真要光论实力,这陈长老虽然比他强,却也强得有限,实在是用不着如此这般的。但陈家家大业大,底蕴雄厚,在这曲柳城中谁人都得敬畏三分,他罗浩田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否则触怒了陈家,整个罗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和陈长老说完,罗浩田顿时又板起了脸,看着慕容清雪道:“你以为你是实丹中期就能目中无人,耀武扬威吗?本家主亦不会怵你!”

  “你也是实丹中期?那又如何?”慕容清雪神色毫不波动,慢悠悠地道:“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你的儿子,我还是要杀。”

  “混账!!!”罗浩田被慕容清雪的态度给激怒了,照他看来,两人境界相当,她凭什么这般的冷傲,仿佛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似的。

  “狂傲孽女,给我儿偿命吧!”

  罗峰见状,连忙向伏君道:“前辈,家主出手了,你快去帮忙,否则贵师姐……”

  “无妨的,罗兄放心。”伏君闻言,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看着罗浩田,嘴角轻浮蔑意。

  “可是前辈……”罗峰还想说些什么,“嘭”的一声,顿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罗峰转头,表情瞬间呆滞。

  慕容清雪仅仅一掌,就击飞了罗浩田,仿如轻描淡写,毫不费力。

  “贵,贵师姐也……太厉害了吧……”罗峰一行人是看得目瞪口呆,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怎么可能?”罗浩田脑袋有些懵,明明两人境界相当,为何自己在对方面前不堪一击?肯定是搞错了!肯定是运气!

  罗浩田在心中大吼了一声,祭出得意法器,准备直接斩杀掉慕容清雪了。

  不过那个白衣女子,目光如水,无波无澜,依然是没有多少反应。

  “看不起我?那好!你这就给我受死吧!”

  “去!罗玉剑!”

  “给我斩了她!!!”

  “糟,糟糕了,前辈,快快出手相助!”罗峰一见此剑,立刻变了脸色,连忙冲着伏君传音道。

  “出手相助?”伏君笑了一笑,淡定地说道:“没有这个必要。”

  “前辈,不可托大啊!家主手中这把罗玉剑可是极品法器,如果贵师姐一不留神……”

  “罗兄少安毋躁,对付这个区区的极品法器,我师姐只需弹指功夫,即可搞定。”

  “真,真的吗?”看见伏君那极其自信的表情,罗峰将信将疑地道。

  “自然。”伏君点点头,笑着道:“我等只需在旁静观即可。”

  “不信邪么?”慕容清雪淡淡地道:“那这柄飞剑我收下了。”

  乒。

  一声脆鸣,罗浩田竟是突然身体一颤,数秒后,遽然喷血,整个人差点直接栽倒下去。

  幸好关键时候,他身后的陈姓长老帮了一把,踏前一步,伸手顶住了他的腰背,这才让罗浩田没有当众出丑,贻笑大方。

  “谢谢陈长老搭手。”稳下来后,罗浩田向陈姓长老道谢道。

  “无事,只是罗家主要折财了。”陈姓长老开口道。

  罗浩田愣了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心神一动,骇然变色。

  “贱女,你敢断我法器???”

  “断都断了,你能如何?”慕容清雪分毫不被影响道。

  “混,混账!!!”罗浩田勃然怒道:“罗家子弟,都给我上,杀了此女!!!”

  “罗家主,等一等。”就在罗浩田刚刚说完后,陈姓长老开口道。

  “陈长老,你有何事?”罗浩田强压着怒火道,要不是因为对方是陈家的人,他根本就懒得理会,直接指挥罗家子弟冲杀了。

  “我想和罗家主谈个交易。”陈姓长老道。

  “哦?交易?愿闻其详。”罗浩田耐着性子道。

  “依本长老的拙见,你们就算一起上,恐怕也不是那个白衣女子的对手。”

  “陈长老这话是何意?莫非是看不起我们罗家么?”

  “并非如此。”陈姓长老慢慢地说道:“难道罗家主没有怀疑过对方的身份么?”

  “身份?我听犬子说,他们二人皆来自于一个名叫御灵宗的门派。”罗浩田想了想,答道。

  “御灵宗?”陈姓长老嗤笑了一声,道:“不可能。”

  “为何?”罗浩田道。

  “因为这个宗门,我曾经有所耳闻。”陈姓长老道:“我的一位远房表弟,就在这个宗门里面修炼。”

  “是吗?那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莫非贵表弟认识他们?”罗浩田道。

  “非也。”陈姓长老道:“我那表弟,本是资质平庸之辈,能进那御灵宗,都是托了关系,走了后门,所以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不过……”陈姓长老话锋一转,道:“前些年,我倒是和这位表弟见过一面,虽然叙旧时间不长,可关于这个御灵宗的大致,本长老还是清楚一二的。”

  罗浩田一听,渐渐压下了火气,朝他拱手道:“还请陈长老赐教。”

  “听我表弟的描述,御灵宗不过北灵州的末流小宗,其掌门修为不过金丹,后起之秀除了个叫做龙雨轩的,基本不值一提。这个宗门里面,有三件镇宗法宝,分别掌握在掌门,大长老,和首席弟子的手中。”

  听到这里,罗浩田不禁一声感叹,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区区末流小宗,居然都有三件法宝镇宗,这等底蕴,实在不是我们可以相提并论的。”

  “罗家主用不着妄自菲薄,若是我们曲柳城的十大家族肯齐心合力,那么就算是御灵宗,亦也不敢小视我们。”

  “也对,鄙人听闻陈家之中似乎就藏有一样法宝,十大家族,的确是名不虚传。”

  “罗家主消息灵通。”陈姓长老瞟了他一眼,继续道:“所以说到这里,罗家主你可明白了?”

  “明白?明白什么?”罗浩田迷惑道。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