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乱了浮生凉了夏》 第四百五十二章 节操不能掉了 接着读>>

第四百五十二章 节操不能掉了

作者:弦外之音 发布时间:2020-03-25 16:43:39 字数:2322
  这个吻来得太突然。

  罗叶没有半点心理准备,顿时就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呼吸困难,浑身乏力,整个人只能任他摆布,瘫软在他怀里。

  莫褚寻一边加深这个吻,一变顺着玲珑的曲线往下,在她身上游移,最后定在她柔软的起伏上面,然后轻轻的揉捏起来。

  罗叶身体一颤,下意识就想后仰,但脑后勺他的大掌牢牢固定她,让她无法脱离。更让她脸红心跳的是,她已经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下有一样灼热顶着自己,她想闪躲,双手用力推开莫褚寻,却更强烈的激发了那一处的热量。

  “莫褚寻,你、你赶紧放开……再不放开,我就……”

  她氤氲着眸子,装作恶狠狠地瞪视他:“再不放开……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她不知道这副故作出来的凶狠,在他眼里有多么诱人。

  莫褚寻一手将她双手禁锢在身后,一边亲吻着她圆润润的鼻子,沙哑得说:“明珠,我快忍不住了……你、你身体应该痊愈了吧?”

  你身体才痊愈了呢?

  她现在被他箍得死紧死紧的,感觉身体都快被他掰成一团了好吗?

  “莫褚寻,你冷静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莫褚寻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我、我都素了这么多年,你也不可怜可怜我,嗯?”

  罗叶脸一红,下意识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因为你,小没良心的。”他将她羞涩的小脸扳回来,深邃眼眸中闪过一丝宠溺的光,强迫她直视自己的眼。

  “我是为了你守身如玉,你不用对我负责吗?”

  罗叶咬唇看着他,实在不想回答这种没羞没躁的问题。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然后慢慢移向她的唇,用力按了按亚。

  她痛吟了声。

  莫褚寻勾了勾唇角,附耳低声说:“我一直在等你,等你身体好了,等你可以承受……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吗?还有它,你低头看看它,它也想要你,想了好多年好多年……”

  罗叶脸红如血,如此露骨的话,令她除了羞涩之外,差点对他不忍直视了。

  这男人,脸皮要不要这么厚?

  她差点都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但眼看着他真的要剥掉衣服,罗叶是真的急了,手足无措地四处挣扎,反而勾起了他的火气。

  “等等!你要是敢对我那个……你就休想我和你结婚!”她灵机一动,急促地说:“还有……还有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然后,她就见莫褚寻真的停下来了。

  也不再上下其手,也没有继续撩拨她。

  垂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那状似极度忍耐痛苦的模样,顿时令她心倏尔一抽,忙问道:“你怎么了?”

  莫褚寻抬起头,一滴汗珠从额头缓缓流下,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好像盛满了水,明亮润泽,正缱绻地看着她,偶尔还闪过一抹忍耐。

  “明珠,我难受,你帮帮我……”他委屈巴巴地说。

  罗叶:“……”想抽死自己,为什么要多余问他。

  让你废话!

  让你多管闲事!

  “我、我能帮你什么啊,你先放手、手……我去给你倒杯冷水。”她结结巴巴地说,目光不敢看他。

  “你不会,我帮你……”他直接忽略她的话,猛然抓住她的手往下,很不要脸地渴望她的救赎。

  “我教你……轻一点,对,就这样……”

  罗叶僵硬如木桩,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莫得感情的……撸铁机器?

  ……

  一个小时后。

  莫褚寻神清气爽,甚至觉得还有点意犹未尽,而罗叶则是脸黑黑地一脚把他踹开,然后面无表情地远离他。

  呵呵,男人!

  “明珠,你等等我。”莫褚寻这会也不计较她到底怎么不在乎自己了,脸上简直乐开了花,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开心一样。

  “我马上就去准备求婚的一切事宜,等我们回国后,我再正式向你求婚。”忍到回国,是因为她现在找到了家人,求婚这种大事,怎么也得让她家人知道。

  至于她的父母同不同意,那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内了。

  同意的话,那皆大欢喜。

  若是不同意将女儿嫁给他呢,他有的是办法让她父母同意。

  比如死缠烂打、没皮没脸、上门入赘、跪求包养……

  反正他办法多着呢!

  叶祎纬夫妇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冷笑一声,然后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扔到太平洋对岸去。

  而罗叶此刻只想彻底摆脱他,远离他,最好两人都不要再说话了。

  甩开了莫褚寻后,耳根子总算得到片刻的清净。她从洗手间洗了把冷水脸出来,终于冷静了一些。

  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

  她捂住脸,仰头哀嚎了一声,她刚才是抽了什么筋,居然会同意他做那种事!

  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快忘掉快忘掉快忘掉!

  她脸红红的,不知怎么想到了十年前,也就是在她十八岁那年,有了然然的那一次。

  那是她这一生,唯一一次的放纵。

  可,那时他喝得酩酊大醉,而她又没有经验,可以说全程都是稀里糊涂的,唯一的记忆就是疼,钻心的疼。

  完全感觉不到一点舒服。

  可当时,看着枕边呼呼大睡的人,她居然快乐得心都快飞了起来,泪水飞了自己一脸。

  真傻!

  十年后的罗叶轻嗤:那个又蠢又傻的姑娘,怎么可能是自己!

  一定是时光发生了偏差。

  等等!她为什么要想到那么久远的事!

  罗叶粗鲁地揉了揉脸,强迫自己不能继续思绪发散,这才故作冷静地走进病房。

  余暖一句话就让她故作的镇定彻底破功。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罗叶笑着骗她。

  但余暖又不是小孩子,闻言笑道:“哎哟,这七八摄氏度的室温你跟我说天气太热?”

  她靠过来,一副“你别骗我了”的戏谑表情:“我方才可看到你被姓莫的抓进去了,两人还在里面呆了那么久……这孤男寡女的,看你一脸欲求不满的,是不是他那方面不怎么行啊?”

  罗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余暖,你的节操掉了,赶紧捡起来。

  “小丫头别瞎说,然然还在那呢。”她连忙制止她说下去,脸上烧烧的,却不敢再露出半分羞怯的模样。

  “他真的还可以?”余暖这节操是一去不复返了。

  “你再说我就把你的话一字不漏转述给唐寂。”罗叶只能威胁她了,果然这丫头一听到唐寂的名号,立即缩了。

  留下罗叶在原地捂脸,脸红得仿佛能把自己炸熟。

  都怪余暖那些话,害得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脑子又开始乱转,然后一不小心就会转到余暖那句“他可不可以”的话上。

  再然后,脑子就会自动跳出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可,简直不要太可了!

  刹住!

  思想可以飘,节操不能掉。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