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558章 真相 接着读>>

第558章 真相

作者:三月 发布时间:2019-08-31 22:48:12 字数:2349
  “他说,我早就有答案,如果因为你那张脸,我估计早已经不耐烦,而且这个世界上,我想要找跟叶安安那张脸的人,想要就有一大把,但是那一次你知道真相之后,我却去找你。”

  席远辰看着她:“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那张脸,是你的个性,我知道你是什么性格,绝对不会背着我跟修言有什么关系,因为我知道你要是想有,当初就会跟修言出国,而不是跟我回来,叶安安与我,已经是过去,所以同理,就算我没有提前有防备,我也会选择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格不是这样子的人。”

  我所爱的姚映夕,是一个温柔的人同时,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姚映夕破涕而笑,她伸手抱着席远辰。

  与此同时,席远辰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姚映夕怔了怔。

  席远辰拿出手机,两个人同时看到了上面的备注,叶安安。

  姚映夕抬头看着她,席远辰把食指放在唇边,接听手机按着按着免提。

  “远辰,你在哪里?”电话里的叶安安带着哭腔问。

  “我在医院。”

  “你怎么了吗?”叶安安焦急的问。

  “喝醉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昨天她酩酊大醉回公寓的时候,那些人也看到了,叶安安这次打电话过来,或许是席至深命令的。

  “我马上过去找你。”电话挂断,席远辰跟姚映夕对视了一下,席远辰扔着欲望,抬手摸了摸姚映夕的头。

  叶安安打开病房门的时候,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席远辰,一开始以为自己走错了病房,正要退出来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姚映夕边起身,边故意问了声:“谁啊?”

  叶安安对上姚映夕的视线时,整个人愣怔在原地,她看着姚映夕的脸,想要退出去,突然被人推了一把,她下意识转头看,看到在电话里说自己摔伤的席远辰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身上哪里有什么受伤的痕迹,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可能暴露了。

  “远辰,你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叶安安突然焦急的盯着席远辰,想要动手检查。

  席远辰后退了一步冷笑:“我不拆穿你,你真当自己是叶安安吗?”

  “远…远辰,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叶安安故意庞然无措,无解的模样看着席远辰。

  席远辰冷笑了一声:“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没有关系,那你一定知道奸杀叶小雅的人已经被抓了。”

  闻言,叶安安脸色一白,席远辰冷着脸看着她:“你怎么好像不高兴,还被吓到了?”

  当初叶安安让人杀叶小雅就是怕到时候叶小雅被人叫回国,当面质问。

  “你……”叶安安哑言的看着席远辰。

  “我什么?你以为告诉席至深,让人该了DNA报告,我就会完全相信吗?”席远辰讥笑:“忘了跟你说,你的血样是真的,但是真正的叶安安血样是假的,一个已经死了四年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东西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或是有关系的东西对比,根本就无法验DNA。”

  “那你怎么会有那个血样?”

  “血样是boss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阿南,站在了席远辰的身后,悠悠的说着。

  姚映夕就坐在床上,看着那个叶安安。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位小姐,难道你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孟璐小姐。”这句话是阿南说的,调查叶安安真正的身份资料已经出来了,她本名叫孟璐。

  之前是做会所小姐的,因为身形和声音跟叶安安很像,被席至深发现,之后一直在国外整容和修养,就是为了让脸上的刀疤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

  “我是孟璐又怎样?”被拆穿,她只好承认。

  “国际刑警不是已经过来了吗?抓她。”席远辰淡淡的说着。

  “席远辰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跟我没有关系。”

  “席远辰,你知不知道叶小雅死的时候,打过你电话,却被你身边那个女人接听了,她是不是一直没有告诉你?”

  听到孟璐说的那句话,姚映夕浑身一震,她下意识侧眸看着席远辰。

  席远辰怔了怔,看着姚映夕笑了起来:“没关系,如果当初不是映夕想要放过叶小雅,叶小雅早就给她赔命了。”

  “你。”

  两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走了进来,对席远辰点了点头,喊了声:“席总。”

  席远辰点头,其中一个男人对孟璐亮出自己的工作证:“我们怀疑,你涉嫌指使人在M国奸杀叶小雅,现在两个犯罪嫌疑人已经抓捕归案,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孟璐整个人大喊大叫了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她还指望着席远辰爱上自己,跟自己在一起,到时候席家所有的财产都是自己的,却没有想到……

  病房清净了下来,席远辰对着姚映夕说:“我去处理事情,好好休息,回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

  两年后。

  “映夕,帮我找一下衣服。”

  姚映夕此时正陪着自己一岁的儿子玩,听到浴室里的席远辰这么喊着笑了笑。

  她起身,抱着孩子去衣柜里给席远辰拿了一套家居服出来,递进了浴室里。

  席远辰出来时,姚映夕正抱着孩子,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到席远辰出来,姚映夕放下书:“我明天想带君撷去敬老院。”

  两年前GP易主,席至深的所有事情败露之后,被席远辰送去了敬老院,而刘慧因为教唆孟璐杀叶小雅,被判处无期徒刑。

  “好。”

  次日,姚映夕从车上下来,敬老院的院长此时正站在门口等着姚映夕。

  从席至深进敬老院之后,她一直跟院长联系。

  “席太太。”

  姚映夕点点头:“院长。”

  两个人进入敬老院,院长带着姚映夕到席至深的房间。

  此时正坐在树下,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席太太,我还有事先走了。”

  姚映夕点头。

  席至深没有回头,一直坐着。

  姚映夕走了过去:“席老先生,我来看看你。”

  席至深抬眸,看到姚映夕手里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红了起来。

  那个孩子很像席远辰,很像很像,在这里呆着的这段时间,他早就已经想清楚了。

  “这是你和他的孩子。”姚映夕知道席至深口中说的是席远辰。

  她点头:“嗯。”

  姚映夕陪了席至深差不多一整天,孩子任由着席至深抱着,一直到姚映夕下午要回去,才把孩子从他手里抱过来:“我还有事情,要回去了。”

  席至深依依不舍,姚映夕转身要走的时候,他说:“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姚映夕顿了顿,没有说话,径自的离开。

  秋风吹起,落叶萧索,姚映夕抱着孩子的身影渐渐模糊,不知道是席至深的眼睛被雾水蒙上,还是他已经开始老了,眼花了。

  不是所有的过错都应该迎来一句没关系,也不是所有的后悔,能将事情弥补,无论是谁?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