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盛世美人泪》 第106章 大结局各自天涯各自珍重(二) 接着读>>

第106章 大结局各自天涯各自珍重(二)

作者:欧阳冰艳 发布时间:2017-08-28 15:11:52 字数:3418
  

  沉沉的睡了不知道多久,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一处简陋的小茅屋中,外面下着鹅毛大雪,虽然是茅屋,却因为修缮的很好,所以很是暖和。

  “难道我已经死了?”朝四下里张望了一圈,灶台上有热气腾腾的水,地上有噼噼啪啦的炭火燃烧着,有心起身张望一番,却仍旧还是觉得身子乏力。只好又闭了眼睛休憩。不多时,门被推开了,两个女子一前一后的进来,一人抱着一捆柴火,一人提着一个篮子,还嘴里念叨着“外面这么冷,好在郡王提前备下了过冬的吃食,不然冬季大雪封了路,咱们便不能出去,岂非叫小姐跟着咱们受苦了?”一个女子嘟囔着。

  门又被推开了,“这是我家格格叫我送来的。”一个小厮道“说是给你家姑娘炖了补补身子的。”

  “呀,这么好的蔘如今可不多见了,多谢你家格格。”一个女子又道,等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她借着炭火暖了自己的手掌,走到我面前,轻轻的为我掖着被角,“您……醒了?”瞧着我眨动的眼睛,莫影喜出望外。

  “啊?小姐醒了?”夏菡也是一样惊喜不已“太好啦,小姐总算醒了。多少天了,若是再不醒,真真要把咱们急死了。”夏菡上前将一张狐狸皮团了起来,放在我身后给我靠着。“您饿了吧?这就给您煮一碗热乎乎的鸡肉粥来。”

  “怎么能不饿呢?小姐都三日没有吃东西了。”莫影高兴的说着,又转身端了清茶道“小姐,喝一杯茶润一润嗓子,一会再用粥。”

  “我这是在哪?你们怎么……?”我蹙眉问道。

  夏菡收敛了笑容道:“咱们已经不在京城了,是皓哲郡王与元格格救了您,这是一处民舍,下了山的小镇子里有郡王的别院。奴婢是本来已经上路去边疆了,是莫影姑娘前去救了奴婢。”夏菡含泪又道“您大难不死,如今已经逃出了皇宫,往后奴婢还是一样跟着您服侍你,只等着您养好了身子的。”

  “已经三日了?”我腾地一下坐起了身子“不行,不行,我要回宫去。”掀开了棉被,就要起身,夏菡莫影赶紧上前拦住我,头晕的厉害,身子又没有力气,只得又躺回去了。

  “小姐好容易逃出来的,怎么还要回去?”莫影蹙眉道。

  “你哪里知道?太后已经下了旨意处死我,如今皓哲与元格格救了我,你们以为太后会善罢甘休吗?不见到我的尸首如何发丧?如何去昭告天下?我不能为了自己苟活,连累了皓哲与元格格,且太后一怒之下牵连了董家呢?还有那些因我被流放的宫人太监,他们是否也会因我丧命呢??还有幻月,对了还有幻月,怎么不见她?你没有救下幻月吗?”我拉住莫影的手焦急的问着。

  莫影的表情古怪“哦,没……没有,当时侍卫多,没有救下幻月。”

  夏菡也低头不敢多话,我觉得奇怪“幻月受伤了?你去救救她吧,一定要找到她。”我情急之下便对莫影苦苦哀求着。

  “小姐!”莫影跪下了“奴婢救不了幻月了。幻月她……她……她死了。”说完莫影便哀泣着。夏菡也背过身子,揉着自己的眼角。

  “死了?”我含泪不解的问道“怎么会死的?她不是和夏菡在一起的吗?她一直身子强健,最后见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啊,怎么三两日的功夫人说没就没了?”

  “不行,我要回宫。”我悲恸不已,又强撑着坐了起来。

  “小姐。”夏菡跪倒道“您不必回去了,宫里人人都以为您已经暴毙了,昨日,昨日皇榜都贴出来了,大金子民都知道宛妃娘娘殁了。”

  “这怎么可能?没有见到我的尸身,太后她们……多罗氏,还有皇后,她们能罢休吗?”我不解的道。

  “是幻月,是幻月。”夏菡揉着胸口放声大哭“奴婢实话告诉您吧,是幻月求了淑妃娘娘用自己替了您,才有了这招狸猫换太子的伎俩,小姐才能平安脱身。皓哲郡王先是带着幻月去大牢里换出了您,留下幻月,她放了一把大火将自己活活烧死,因为身体烧的面目全非,所以没有人辨得出,太后感念您的刚烈,已经追封了您为皇后。葬在皇陵里的如今是幻月的尸身。”

  我知道幻月忠心于我,却没想她最后因我而死,且如此惨烈,我一个眩晕便又昏厥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皓哲就在不远处静静的望着我。

  “不,我要回去,我怎么可以让幻月代我死去呢?是你……是你迷倒了我,才换了幻月进去,你们怎么如此残忍呢?”我扯着皓哲的大袄,痛彻心扉的大哭大叫着。

  “人已死,不能复生,你这样自苦又有何用?幻月的心愿便是要你好好活着,她让我告诉你,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你的影子,她的心事你一定知晓,可以代你死去,并且葬入皇陵是她最好的归宿。”皓哲扶着已经崩溃的我,又道“你不能白白辜负了幻月的死,唯有好好活着,才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我其实一直知道幻月的心思,我知道她心里爱慕轩辕天佑,她怨恨齐清远,她牵挂董府,她敬重淑妃,她记恨皇后与多罗氏,她的一切喜怒哀乐皆是与我一样的,她没有自己,我的一切感受便是她的感受,所以我一早就发觉了她对轩辕天佑的心意,其实私心里有过几次还觉得有些难过,但皇帝根本没有注意到幻月,所以我的心也稍稍放松了。

  如今想想,便觉得自己可恶,她并不是爱轩辕天佑,她真正爱的人是我,她把自己当做我,像是爱着另一个自己一样爱着我。甚至不惜代我死去。代替我葬入皇陵。

  “幻月!!!!”我揉搓着自己的衣衫,拍打着胸口。大雪不久便封了山路,直到来年开春,我一直安静的住在山上的茅草屋里,看着山下万千的灯火和震耳的炮竹响起,我才感到了新生,新岁便这样悄然从我们身边走过。莫影的轻功了得,偶尔打些野味,日子过得从未有过的安逸和宁静。皓哲偶尔到别院住着,宫里的事情自然也有耳闻。多罗氏晴柔暴毙之后,多罗一族便从此一蹶不振,在开春之前,毓嫔因为小产失血过多而再也不能生育了。皇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夺走了二皇子的命,他的去世,击垮了赫赫巴孟和,听闻她神志不似从前那么清楚了,也不如从前那般善于心机了。

  而皇帝自从去年宗人府的一场大火之后便再也不会笑了,他终日将自己关在养心殿批阅折子,要么便道英华殿与法师参禅论道,后宫半步也不进入。新政自然推行了,辅政亲王也无力过问了。只是皇帝再没有从前的意气风发,谈笑风生,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悲伤。

  听闻如今的皇宫里是淑妃与伉妃协理六宫事宜,贞妃依旧独居不爱出门,而多罗晴柔的玉玲公主,却又岚妃抚养了。我不禁感叹因果报应向来不爽,当日多罗氏让岚妃失掉了自己的孩子,却不想有朝一日她殁了,自己的孩子却要称呼岚妃为额娘。不过岚妃待玉玲很好,视如己出,玉玲年幼,没多久便将多罗晴柔忘却了,只尊岚妃为母。而伉妃虽然没有子嗣,却因为一直稳居妃位,加上协理六宫之事,深得太后与皇上的赏识。佟贵人时常帮着太后照顾凌印,已经让佟贵人为凌印的额娘,只是仍旧由太后亲自抚养凌印。

  皓哲在离着他们别院不远处为了我盖了一个小小的院落供我居住,却被我婉言谢绝了,一来是不想再留在京城附近,这里离着皇帝太近了,每日都能听到她们的消息,每日都要思念几十遍才算完。且,我与夏菡莫影的家乡都在南下,因此,我们打定了主意,便启程南下了。

  一别数年,再回金陵,已经物是人非了,齐家医馆早就人去楼空,此刻只有惨败的牌匾还挂在哪里,冬古当日的府邸也已经易主了。司乐塾里没有李妈妈等人,也没有瞧着紫荆。

  以为故人便再也不会相见了,出了金陵奔赴川州的路上,途径当日那个驿站,我遥遥的驻足观望,一个女子和她的丈夫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旁边跟着的是他们的孩子,有三四岁的样子。

  “是小姐的姐妹。”莫影低声道。

  那遥遥一望之后我们便就此别过了,回到了川州,只是不再是从前的董府,父亲住在残破的茅草屋里,在橘子庄上给人做活计为生,子澗也已经长大了许多。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念之间便是七年。

  金陵,秦淮河畔,一处小小的酒楼,那是我如今生活的地方,夏菡与莫影莫才都在这里为我打点生意,父亲也跟着我到了这里,多年间,常常坐在秦淮河边,看着往来的沙船,想着我的一位位故人,想着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皇城。

  “听闻今年,咱们皇上要南下,咱们金陵可是天下间第一风花雪月之地,皇上一定会来。”酒楼里常常能听到这样的胡言乱语,时间久了,便也不当真了。

  一叶沙舟,一个孤单单的身影,从我面前悄然经过,河岸之上的我,素衣素面,只是一朵芬芳的白兰簪在鬓边,那人亦是一朵白兰执在手里。我们被别次的白兰吸引了,转瞬间却都湿了眼眸。

  “我欲与君恩断,今生再难见,只盼君身健,岁岁长如愿,既不能相守,切莫长相忘。”他只是缓缓吟诵着这一句,朝我而来。

  翌年,大金皇帝驾崩举国哀悼。传位于三皇子,轩辕凌印。世间传闻,当今皇帝虽然只有七岁却继承了先皇的天威,执掌朝政。

  “你真狠心。就这样丢下凌印在朝堂之上。”依偎在他的怀里。

  “有太皇太后与皓哲,你我尽可以放心。我说过,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所有。”

  金陵,秦淮河边,两个身影倒映在河水之中,身后遗落的还是那一枝并蒂而开的白兰。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乱了浮生凉了夏
作者:弦外之音

若干年前,叶明珠如明珠璀璨,似繁星夺目,注定一生喜乐无忧。 ...

一夜惊喜:闪婚娇妻太撩人
作者:桃林桃落

楚幽在前男友的订婚礼上,把前男友的亲叔叔睡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作者:三月

被亲妹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背叛,姚映夕愤怒伤心之时却遇见席远辰...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作者:含香

安然最绝望的时候,华天澜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他成了她人生中...

暖婚成霜:恋上危情美娇妻
作者:榴莲

一场婚姻,葬送了她的事业; 一场大火,葬送了她的婚姻和最爱...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