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黑山白水:愿你为光》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出城 接着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出城

作者:艾月 发布时间:2017-06-26 16:45:12 字数:5021
  “对不起。”

  这是纪飞燕唯一能给她的,月夕已经死了,连尸体都火化了,她没办法重新塑造出一个月夕还给她。就如同她怎样也无法原谅自己一般。

  “其实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的,在他的心里我从来就只是一个属下,一个忠诚的属下罢了。”

  就是在最后一刻他留给她的也只有四个字。

  好好活着。

  是啊,好好活着,她要好好活着,活着去提他完成那些他还来不及完成的想法。

  “阿默……”

  “其实他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我也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这么多年早已经不突兀了,我还不至于被弄的手足无措。”

  纪飞燕在阿默的房间里待了整整一夜,这一夜里阿默慢慢的述说了月夕的所有的,现在的纪飞燕终于知道为什么月夕不愿意见她,为什么月夕总是面色苍白,为什么月夕他会突然跟她来北朝。

  纪飞燕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整个院子都寂静一片,仲孙宣和素和寒雪住持大局去了,没有来打扰她,也不想打扰她,第一次她这么深切的感受大了一个人的温度,凉至心底的温度。

  “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暖意,纪飞燕低头便看见肩上批了一件披风。

  “忽然感觉好像很冷呢,司华,是不是天气变了?为什么之前我就从来没有觉得冷呢?”

  司华伸手将人揽进怀里,语气轻缓。

  “冷了我们可以多穿点衣服,要是再冷的话我就带你回房间。”

  “司华,我一起一直有在做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小女孩还有一个永远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不过他的声音我倒是一直记得,清清冷冷的听上去却很舒服。在梦里他总是叫那个小女孩叫小鱼,小女孩叫他师傅。”

  司华的视线一暗,只是纪飞燕却丝毫都没有发现,继续开口。

  “我对李若尘的那个宫殿很熟悉,我第一逛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的带引,但是我却熟悉那里的每一处每一角,甚至花园一侧摆的花种我都能说出名字来。刚开始我也觉得很莫名其妙,可就在刚才,我静静的站在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了,就是梦里,我跟你说的那个梦里,那个小女孩和她师傅住的地方。也是那样一个宫殿,琉璃白瓦,漂亮的好似天宫。”

  “我以前一直以为那不过只是个梦罢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似乎不仅仅只是个梦。我不知道李若尘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那样一座跟我梦中一模一样的宫殿,但是我知道我和他之间的羁绊绝对不会就此结束。”

  司华沉默了半响,然后缓缓的将纪飞燕的身子转过来。

  “飞燕,我们离开吧,无论去哪里也好,不要管这些事情了。”

  纪飞燕却只是面色如常的看着他,不言也不语,不过司华却是懂了她的意思。

  “月夕死了,阿默受伤了,冰霖现在还昏睡着。司华,我不能答应你。”

  “我知道你不会就这样离开的,所以,也请你不要让我离开。别忘了,你已经嫁给我了,难不成你还想要休夫不成?”

  司华将脸上的神情隐去,嘴角挂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仿若照旧是之前那个泰山崩于前还能一脚踹开的司华。

  “要是在这之前我肯定不会让你离开,只是在月夕躺在我怀里离开的那瞬间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个事。这种感觉仿佛是死过一次一样,若是以后让你要面前这样的场面,一定很残忍。”

  纪飞燕的声音淡若未闻。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飞燕,你答应过我一直待在我身边的。”

  司华长叹一声将人揽进怀里,那身上的清香让他紧绷的弦总算可以稍稍的松弛些。

  他自小便对所有的事运筹帷幄,从来没有所谓的担心害怕,但是这一天一夜他几乎是将过去那些年亏欠的都补了回来。

  “司华,这对你不公平。”

  纪飞燕闭上眼,她势必是要去追寻答案的,这一路会有多少困难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

  “夫妻之间那里有公平不公平,对我来说只要你站在我身边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要是我又像之前那样呢?我要是变得不认识你不记得你,那该怎么办?”

  纪飞燕抬起手缓缓的描绘着司华的轮廓。

  “没关系,我会让你记起来的,就算你当真记不起来了我也会让你重新认得我。”

  司华一低头浅浅的在她唇上落下了一吻。那温热的触觉让纪飞燕心底一阵抽痛。

  “娘亲,娘亲,你是打算不要我们了吗?”

  纪水柔一把抱住纪飞燕的腿,之前那个在大殿上的娘亲真的还能让她害怕。

  “娘亲,你要去找那个人给月夕舅舅报仇吗?”

  才刚醒来的纪冰霖苍白着一张脸眼神怯怯的看着她。

  “娘亲没有不要你们,娘亲只是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那就带我们一起去,以前娘亲你去做事的时候都是带着我们一起的。”

  纪水柔瞪着个大眼,她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水柔……”

  “我不听不听,你刚才就连司华爹爹都不想要了,现在肯定也是想撇开我们。”

  纪水柔捂住耳朵,直直的摇头。

  “水柔。”

  纪飞燕蹲下身将她的手拿下,双手定住她的脑袋。

  “娘亲……”

  纪水柔瘪瘪嘴,十分委屈的看着纪飞燕,她之前都快吓死了,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找回娘亲,可是她却一副要跟他们诀别的模样。

  “水柔,没有人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人的生命终归是要有尽头的,很多人会在你之前离开,但是又会出现新的人来弥补你身边的这个空缺。水柔,娘亲有一天也会离开的。”

  “不要,我不要你离开,以后我不一个人吃那么多肉了,娘亲,不要离开好不好。”

  纪水柔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纪飞燕的脖子死都不肯松手。

  “水柔……”

  纪飞燕低声呢喃道,她有怎么舍得离开呢?她的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每人知道他们在她心中占了多大的分量。

  “娘亲,你不要死,不要想月夕舅舅一样。”

  在这一刻纪水柔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一直待她极好的月夕舅舅就那样死在她的面前,她很早就清楚什么是死亡什么是离别。可就是因为她才越发的害怕,她不想在失去月夕舅舅之后再失去娘亲。

  纪飞燕沉默不语,她忽然有点恨自己,她现在想的都是她很愧疚她很难受,但是她却忘记了有人比她更难受更担心,甚至更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

  纪飞燕紧紧的抱着纪水柔的身子反复的说着这三个字,这一天来她说的对不起居然比这些年的都要多,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她还真的对不起这么多的人。

  “娘亲,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的话,那就答应不要一个人离开,就算……就算最后你真的要走也要在我们身边待到最后一刻。”

  纪水柔直起脑袋耸耸鼻子然后伸出自己的小拇指。

  呵呵……

  纪飞燕浅然一笑然后伸出手镇重其事的和她盖了个章。

  “娘亲,你已经跟我盖章了,就不能后悔。”

  纪水柔的眼底还冒着星星点点的惧意。

  “嗯,娘亲不后悔。”

  ……

  当纪飞燕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再找到仲孙宣的时候,他已经一身的铠甲,已然一位浴血奋战的将军。

  “现在情况怎么样?”

  纪飞燕一头白发的站在他身边。

  “因为没了九曲玲珑珠的***,现在风雪不停,不过也好在是这样外面攻城的人进不来。”

  仲孙宣的脸色满是疲惫,只是那双眸子却一直静静的注视着远方,父皇率军出去迎战,他现在必须要守护好皇朝。

  “攻打过来的人是谁?”

  纪飞燕不知道怎么在一瞬间四国便从冷战转变为热战,这速度和效率都快的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不是其他三国的人。”

  ……

  仲孙宣的话让众人陷入一片寂静。

  “你的意思是现在有批人同时攻击了四国?”

  纪飞燕迟疑了片刻开口,若攻打的不是其他三国的人,那么这场混乱就必定是外人所策划。

  “应该是这样,现在这里消息的传递不出去,外面的消息也传递不进来,我只能猜测。”

  仲孙宣眼神微微一暗,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四荒大陆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居然可以同时和四国为敌,难道是之前在极北之殿见到的那个人吗?

  “现在你想要怎么办?”

  “城中的粮食还能支撑好一阵子,但是这样长久以往也不是办法,风雪不停我们无法出去。”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久来北朝皇城一点事都没有的缘故,这外围的风雪盛大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穿越过来。

  纪飞燕抬起头看了眼不断肆虐的风雪,若是不止住这风雪他们也出不去,假若出不去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无法进行。

  而就在此时纪冰霖扯了扯她的手指。

  “娘亲,这个给你。”

  纪冰霖手上躺着豁然是一直佩戴在他身上的九曲玲珑珠。

  “你怎么取下来了,赶紧带上去。”

  纪飞燕的眼神一敛,说着便立马要将那珠子重新带回他身上。

  “娘亲,只是先暂时让风雪停下来,等到我们出去以后我再拿回来,段时间内我是不会有事的。”

  纪冰霖扬起一个浅浅的笑意,只是身子却在九曲玲珑珠离开的那一刻便开始变的冰凉。

  “冰霖。”

  纪飞燕固执的不肯接。

  “娘亲,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纪冰霖将那珠子放进纪飞燕的掌心,然后缓缓的退了几步,突然而至的凉意让他整个人都便的羸弱起来。

  纪水柔一见到他的不对劲便立马握住他的手,默默的运用着灵力温暖他的身子。

  “这是九曲玲珑珠,带着它去吧。”

  纪飞燕沉默了片刻仍旧是将珠子给了仲孙宣,这是冰霖的愿望。

  “多谢。”

  仲孙宣扫了眼面前的一家人,退后一步紧紧抱拳。

  “大叔,你可要快点,我弟弟身子可经不起等,不然时间到了我可是会自己去抢的。”

  在仲孙宣离开的时候纪水柔扯着嗓子喊道。

  “放心!”

  回答她的是一个挺拔的背影和坚定的声线。

  因为有九曲玲珑珠的效果,风雪霎时的停了下来,因为外围的敌人不知道这么一处,仲孙宣趁机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原本稳胜的局势却在战争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完全逆转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在城楼上观察的纪飞燕脸色一变,为什么仲孙宣的兵力越来越少,而那些人居然全然没有减少。

  “爬起来了,他们又爬起来了!”

  杨云灵惊恐的喊道,她分明看见那人被北朝的士兵一枪刺进了胸口,可是为什么那人却在下一刻有站了起来?

  到这时候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劲,这些人压根就不是正常的兵队。

  “仲孙宣,回城。”

  纪飞燕趴在城墙上大声的喊道。

  原本就察觉到不对劲的仲孙宣在顷刻间便立马下令撤退,司华也在同时将九曲玲珑珠取下,一时间风雪肆起,原本的灾难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一个天然屏障。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看着浑身是血的仲孙宣,纪飞燕皱着眉问道。

  “不是我的血。”

  仲孙宣摘下头盔,他身上的血全都是自己军队的。

  “这些到底是什么怪物?”

  仲孙宣眼眸凌厉,那些人的身子被刺中了居然不会流血,而且就算是杀死了,下一刻居然还会爬起来。

  “不知道。”

  纪飞燕看着那漫天的风雪,心思沉了又沉。

  李若尘,你到底想要什么?当真是要毁灭整个四荒大陆吗?

  ……

  “主子,药已经好了。”

  偌大的宫殿里,李若尘作于案桌前,手上细细的擦拭着一根玉笛。

  “外面的事情怎么样?”

  对于那碗放在桌上的药他是丝毫没有反应。

  “所有的事情按照计划在进行,齐国,灵玑,西亚都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但是……”

  “但是什么?”

  李若尘抬起头。

  “北朝皇城现在风雪肆掠,灵军没法进入。”

  背影低头恭敬的回答,那样的风雪就是灵军也难以奈何。

  “风雪不停,你就想办法让它停。”

  李若尘的语气十分清淡,似乎是从未想过这个命令有多难。

  “是,属下这就去想办法。不过,还请主子将这药喝了。”

  黑影再度将桌上的药朝李若尘面前推了推。

  “你知道这些对我没用。”

  “不管有用没用还请主子先喝。”

  面对属下这样的倔强,李若尘居然没有生气,反而是十分配合的将那碗黑乎乎的药端起来一口饮尽。

  “主子请先休息,等到主子醒过来后,属下必定会给主子带来好消息。”

  说完便直接端着碗下去了。

  好消息?

  李若尘嘴角微微上扬,现在什么样的消息对他来说才算是好消息呢?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时候,你会明白吗?

  纤细修长的手指来来回回抚摸掌中的玉笛,那玉笛仿若是在回应他似的居然还泛起了幽幽亮光。

  很快这一切就都会结束了,到时候你就会回来了吧?不过希望你不要怪我才好。

  李若尘的嘴角缓缓的扬起一个温柔无比的弧度,绑在脑后的发带随着微风轻轻飞扬,气定闲适。

  ……

  “禀告太子,太傅传来书信。”

  一群无计可施的人现在真满脸愁苦的坐在大殿里,这时却突然传来一道通报之声。

  “你确定是太傅传来的消息?”

  仲孙宣立马的窜了起来,素和寒雪跟着父皇一起出城了,作为太子的他被留下守城。

  “是,这上面有太傅专用的印记。”

  那士兵将那字条呈上去。仲孙宣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期待过素和寒雪的东西,手指忍不住的颤抖,只是那上面的字条却让他好不容易才升起来的一点希冀瞬间击的丝毫不剩。

  ‘陛下战死,龙体已被火化。’

  短短数字便好像有千斤重一般,仲孙宣摇晃的退后了好几步,怎么会呢?父皇怎么可能会战死呢?一定是素和寒雪那人骗他的,绝地是!

  字条飘然而下,在场的人全都瞧了个清楚。纪飞燕抬头看了眼深受打击的仲孙宣。

  “大叔,现在还不是你消沉的时候,你身为人子难道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该有所作为吗?”

  纪水柔噌的一下跑到仲孙宣的面前。

  作为?

  父皇已经死了,他还作为给谁看呢?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太子,你父皇死了你就是皇帝,你身后还有那么的百姓,难道你也不管不顾了吗?你连我也不想顾了吗?”

  纪水柔伸出自己的小手,眼神真切。

  百姓?你?

  “大叔,你可是我的大叔呢。”

  纪水柔的眼神晶亮,那亮光仿佛是暗夜沉浮中的唯一亮光。

  “这字条的背后还写了如何斩杀那群怪物的办法。”

  刘言志捡起那张字条,后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不少东西。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乱了浮生凉了夏
作者:弦外之音

若干年前,叶明珠如明珠璀璨,似繁星夺目,注定一生喜乐无忧。 ...

一夜惊喜:闪婚娇妻太撩人
作者:桃林桃落

楚幽在前男友的订婚礼上,把前男友的亲叔叔睡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作者:三月

被亲妹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背叛,姚映夕愤怒伤心之时却遇见席远辰...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作者:含香

安然最绝望的时候,华天澜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他成了她人生中...

暖婚成霜:恋上危情美娇妻
作者:榴莲

一场婚姻,葬送了她的事业; 一场大火,葬送了她的婚姻和最爱...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